`54, 74, 90, 2010

-- 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Posted by Chris | --:-- | Comment [0]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
«prev | home | next»

12 2008

得來不易的足球同好朋友、小代退役遲來的交代

昨天一不小心跟小2聊到半夜2點多,要不是今天還要上班還真想就一直話題不斷延伸的聊下去,有人能聽得懂(甚至比我懂更多)真讓我想喜極而泣!!!!果然有個伙伴能一起萌萌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阿!!!!!

從小2丟過來的新聞板順勢看了看其它的新聞,意想不到的看到小代的名子,看完之後五味雜陳,好像人生就是這樣,有時候只是轉錯一個小小的彎,但可能後面的風景就全都不一樣了。
這句話的道理其實可以套用在很多事情上不止只在小代,就連大環境也是同理,當時的國足球球星青黃不接,如果主教練改變政策大力起用新人,或是提倡加強青訓的重心,那麼也許大家不會把國國家隊的未來全往小代身上扔,或是如果巴熊個性強勢一點,那麼也許小代的壓力不會這麼大,看到小代因為自已的天賦而痛苦真的很心疼耶QQ,可憐的孩子Q_Q


--


掛靴後首次敞開心扉 戴斯勒悲劇源於童年


今年1月16日,年僅27歲的戴斯勒因為無法忍受長期的傷病折磨而突然宣佈退役,令國上下為之震驚和歎息。掛靴之後,這位曾36次代表國隊出場的中場天才便過著隱士般的生活,甚至連老東家拜仁慕尼克也一度與之失去聯繫。時隔8個月後,戴斯勒重新回到了公眾的視野範圍內。在接受柏林《每日鏡報周日報》(9月30日版)的獨家專訪時,他敞開心扉,談了自己退役的原因、心路歷程、過去、現狀以及未來計畫……

《每日鏡報周日版》:戴斯勒先生,8個月前您結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,而且自那以後便再沒有公開露面,這是為什麼?您現在過得怎麼樣?戴斯勒:謝謝,我過得很好。我在第一時間就利用了這段與公眾的距離來享受安寧,我不想改變這種生活。請不要誤會,我不想製造新的話題。現在我只想過一種能自己作主的生活。但是我可以向你稍微透露一些我退役的原因。

>>您在27歲這個足球運動員的黃金年齡時退役。難道您不想念足球嗎?<<我所想念的足球跟我當時離開的那種足球是不一樣的。我已經得出了結論,就如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所示,我並不適合這一行。到了最後,我感覺自己被掏空了,我老了,我累了。我走到了我雙腿所能支撐的極限。

>>讓我們理一下思路,您在年初拜仁的迪拜訓練營裏作出了退役的決定。<<我認為沒有其他解決辦法。我自己感到很苦惱。我也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能理解我。漸漸地我找到了做回自己的道路,希望遠離公眾做一些新的事情。我只能請求人們尊重這個決定。

>>在您作出這個決定後,日子過得怎麼樣?<<我很高興,感覺松了一口氣。我經常要跟傷病作鬥爭,但是到了最後我筋疲力盡了。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找到了一種新的生活節奏,這並不容易,但我做得不錯。

>>當時(拜仁俱樂部總經理)烏利•赫內斯曾經這樣說:我們輸了這場為戴斯勒而打的仗。您是否也有類似的感受:您輸了這場為自己而打的仗?<<不,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。您知道嗎,我跟自己戰鬥了很久,我向自己發起了戰爭,直到我再也無法承受,因此我決定停戰。我很感激赫內斯聆聽我的心聲,並且理解我。但在1月的時候,各種問題、各種傷痛和夢想給了我巨大的壓力,令我手足無措。在迪拜最後一場對馬賽的熱身賽中,我幾乎又要受傷了。

>>今天您如何看待這個決定?<<一場勝利,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苦澀的。我花了很長時間來深入思考了自己的過去。如今我清楚多了。我可以向自己解釋,為什麼會這樣,是的,為什麼到了最後行不通了。

>>還有什麼原因促使您作出這個決定?<<關於這個問題,我必須回到我的生活中尋找答案。我可以跟您說,作出這個決定的理由早在過去就存在了。其實我的條件並不好。當時在我的家鄉勒拉赫,我們幾個男孩經常在院子裏踢球。我一直是個子最小的一個。當時我們14、15歲。我甚至還不到1.60米。我踢得比其他人都要好得多。從某個時候起,朋友們開始取笑我。他們總拿我的身高來開玩笑。跟別人比名牌時,我還總是跟不上,因為我的父母給我樹立了不同的價值觀。今天我非常感激他們,但是在當時那卻是件鬱悶的事情,它讓我非常痛苦。

>>但是孩子就是這樣的。<<沒錯,我也還是個孩子。對我來說這是大事。這是孩子間的瑣事,我知道,但是當時對我的打擊很大。

>>當時您的父母怎麼說?<<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但是當時父母無法幫助我。他們當時有自己的問題,很多家庭都有的問題。那個時候,我的家對我來說並不是避風港。媽媽不想讓我離開,但我覺得只有那樣才有機會。這些事情促使我背井離鄉。今天我知道,我離開得太早了。當時我是賭氣要證明給朋友和自己看。

>>還有傷痛和壓力迫使您離開。<<沒錯,因為這些包袱。然後就是我的雄心和天賦。我出道時就像一枚火箭。當時是90年代末。如今我知道,那一切發生得太快了,而且過度了。因我而掀起的浪潮無法停止下來。

>>國足球處在低谷,您承載著希望,整個國家都把願望、希望與期待寄託在你身上。<<沒錯,這有時候會使你不得不走在最前面。我被認為是國足球的救星。我當時19歲!

>>這個時候,您從門興格拉巴赫到了柏林。<<噢對,柏林——在那兒一切突然間都跟平常的不一樣了。在柏林,我從默默無聞變成了萬眾矚目。每個人都想知道我穿什麼牛仔褲噴什麼香水。在晚上,我再也沒有私生活。人們想把我打造成施普雷河畔的貝克漢姆,但這不是我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試著這樣去做,因此事情也就發展下去了。我本想朝著好的方面發展,但後來卻遇到了其他一些事情。

>>遇到了什麼事情?<<在簽名會進行期間,我讓每個人問一些私人問題。如果接下來的問題是:你開什麼車?你掙多少錢?那會讓我很鬱悶。如果都是問這些問題,那麼晚安吧。其實能開好車,我也會感到高興,如今能養活一家人,我會感到高興。然而在當時,這一切讓我非常苦惱。

>>你說你不適合幹這一行的意思是什麼?<<我希望大家不要誤解。我也曾希望融入這一行。在足球裏,很多事情都是關係到地位、榮譽、自我和權力。我在這個圈子裏看到了這些東西。長期以來,我在努力地保持著自己的形象。我戴著面具,內心反叛。我追求的是另一些東西。

>>您追求的是什麼?<<我想傳遞樂趣與歡樂。對我來說,Gucci眼鏡和Prada襯衫並不是那麼重要。當然,我也有一段時期想通過外表來定義自己。但是我覺得自己很可笑。您知道嗎,我坐在柏林的家中,我全國聞名,我高人一等,我門前停放著一輛賓士轎車。然而,這一切卻並未讓我感到快樂。我問自己,要到此為止了嗎?我非常頹喪。

>>為什麼您不針對這種情況採取行動?<<這並非那樣容易。我在柏林已經有種碰壁的感覺。在柏林還發生了那起支票事件。

>>2001年10月,《圖片報》披露了您的銀行帳戶。拜仁慕尼克給您轉賬了2000萬國馬克,讓您在2002年夏天轉會……<<沒錯,那件事發生在上午,而下午我在對漢堡的比賽中第一次嚴重受傷。幾個月前,即2001年夏天,我告訴赫塔總經理迪特•赫內斯我會在2002年夏天轉會慕尼克。他要求我暫時不要將此事公開,等待半年以避免引起騷動。對此我表示理解,畢竟我對這家俱樂部也心存感激,我在那裏效力時入選了國家隊。但是對我來說,什麼都不能說是一件糟糕的事情。每天我都要被球迷、記者和隊友詢問。直到10月此事被揭露。我在那裏就像是一個叛徒。一下子我在柏林成為了公敵。當我拄著拐杖坐在看臺上不能比賽的時候還要被罵。當時我就應該停下來,但是我沒能放棄。

>>您接著說……<<我不想就這樣退出。我希望高昂著頭離開柏林。我想在剩下的幾個月裏證明自己為這家俱樂部付出了一切,但是我受傷了。如今我明白,當時我應該說出我的感受。我為一些我完全不會做的事情而背負駡名。如今連我自己也奇怪,為什麼我沒有說出來。

>>為什麼沒有?<<當時我非常自閉,不許任何人接近我。我只想享受寧靜。我在三周前看到了一張我自己的照片,那是掛在柏林一家希臘餐廳裏。當時前赫塔球員康斯坦丁尼迪斯和我在一起,應該是在2001年拍的。我們和店主合影。直到現在我才看到這張照片,之前我都看不到自己的照片。這張照片讓我想起了所有傷痛和問題。今天我說這些是因為我知道了那是怎麼回事。但當時我顯然還不行,因此我變得十分抑鬱。

>>此時您效力於拜仁。<<沒錯,我覺得自己可以隱藏在眾多球星當中。但實際上,我來到慕尼克時已經受了傷。我的膝蓋受傷了,頭腦也出了毛病。隨後,我接受了治療,正如大家所知,我得了抑鬱症。那不是容易的一步。不過,我成功恢復了健康。我希望從頭再來一次。在很長一段時間裏,我控制著自己。我的天啊,我有一個烏托邦式的夢想。我想融入拜仁隊中,煥發出新的精神,在比賽中享受更多的樂趣,更多地與隊友配合而不是強調自我的作用。

>>認為像您這樣的一名球員可以改變拜仁,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很幼稚?<<在赫塔和國家隊,我是核心,因此我可以領導球隊,確立方向。作為一名中路球員,我有權利要求這樣的地位。我要和身邊的球員互動,需要身邊的人重視我,這樣我才能回報以出色的表現。但是(在拜仁)我不再擁有這個位置,沒有了這個先決條件,到了最後也就不再有這個力量了。

>>您認命了?<<我從一開始就缺少一種更牢固和堅定的基礎。我在15歲就全身心投入到足球當中,過早地離開了父母,當時問題就已經存在了。我的足球天賦是我的保護傘。就算是在足球這一行裏,也會有些人去追求別的東西。比如我就很慕聖克魯斯,我自己也曾努力讓內心輕鬆一些。在2002年的時候,我認識了我的女朋友,在她那裏我找到歸宿。我們有了一個兒子,他現在三歲半了。他們給了我力量,讓我覺得自己或許還能實現夢想:在踢足球的同時保留著自己的空間。我非常慕羅克(聖克魯斯)有一個那麼大的家庭。他敞開著心扉,而我的則緊緊地閉上。

>>那為什麼還要就此結束呢?<<我不想再像15歲時那樣受傷了。我試圖在這一行裏生存下來,然而我卻失敗了。我早就應該聽我的身體的話,但我卻試圖隱瞞很多事情。

>>接著您放棄了為夢想而奮鬥?<<在很長一段時間裏,我試圖像很多球員那樣生活。卡恩說過:從事這一行的人會變得麻木。的確是這樣的。然而,我卻做不到這一點。我憑直覺和感受當球員和做人。在場上,我看到的不是固定的排兵佈陣,我看得到隊友的優缺點,我看得到誰需要什麼樣的傳球。您明白我什麼意思嗎?這就是我的直覺,我的創造力,我的想像力。這就是為什麼在狀態好的時候,我能踢得如此出色。

>>您是否擔心過會逐漸變得麻木,從而喪失了自己的踢球風格?<<在職業生涯的最後階段,我試著只踢右路,但其實我從來都不是這類型的球員。在離邊線只有一米的地方活動,會讓我感到很壓抑。我無法找到自我,但同時又會對自己的膝蓋還能繼續比賽感到欣慰。到了最後,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堅持了,我累了,因此我不得不退役。

>>對於這個決定感到後悔嗎?<<噢,沒有。一開始的時候,我要面對很多事情。如今,我已經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。我不是那種隨大流的人,因此我比大多數球員出色。不過我也不是埃芬柏格。我曾長期嘗試在足球這一行裏生存,勤奮而且冷漠,但我不是這樣的人,我傷害了自己。我也許應該早一點讓自己變得開朗一些,但我以前卻對此感到懼怕。

>>您當時不想這樣做,是否意味著你太懦弱了?<<這並不是我,你要相信我。如今或許會有人認為,我是過於懦弱而不適合這一行,但其實我已經忍受了一些不是每個從事這一行的人都要忍受的事情。想想當年的頭條吧:《國足球的救星求救》。在這個世界裏,一個看起來沒有弱點的人只有兩條路:要麼成功,要麼失敗。有時侯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。我應該把這些告訴《圖片報》嗎?

>>您現在的回答是肯定的。<<對,而且是最後一次了。這個行業過於迅猛地佔據了我。我從來沒有時間思考,沒有時間長大成人,我甚至沒有時間去犯錯。在拜仁,他們嘗試給我時間。為此我非常感激赫內斯。直到最後,他還相信我,但是我實在是不能再堅持了。總而言之:一切都發生得有些愚蠢,是不是?

>>您是在挖苦自己嗎?<<不,今天我可以這麼說。這是我的一場小小的勝利。

>>您現在想幹什麼?<<我想起來了一個小故事。當我還在赫塔的時候,我坐在球隊大巴里往窗外看。我看到三個年青人,大概19、20歲,跟我當時的年紀差不多。他們背著書包,看上去像是學生。我當時多麼想跟他們交換身份啊。現在我在寫一本書,我會把它寫完的。我對此充滿期待。

>>戴斯勒先生,您會給人留下什麼印象?<<他找到了自己的路。

Posted by Chris | 14:52 | Comment [0] | Just Life

«prev | home | next»

Comment:

© FC2 BLOG / ooq:blog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